重陽

(互聯網圖片)

涼風,已不知不覺地滲入到每一戶人家。

轉眼之間,日子已來到了重陽。

年近過百的蘭姑,正在每日都等待著她的孩子、孫兒。她知道,自從疫情開始以後,她在澳門的後代不能回去探望她,所以,她一直在等,一直在等,度日如年的等。

期待已久的訊息,已經到來,她的兒子和孫兒,將會在重陽的時候,回鄉探望她。一想到這點,她立刻就開心起來,開心得差點兒忘記了自己已經兩天沒有東西下肚。過去近一年,由於記性不好,經常忘了住處,加上沒有家人的照顧,她經常都是四處遊蕩,有時會吃別人吃剩的東西,有很多日子,只能在大街上遊走,每日睡的地方都不一樣。但只要她突然想起家人,才會想起她的家在那,慢慢地一步一步的走回家。

在遊蕩的時候,她每次看到小孩,就會想起她的孫兒,每次看到和自己一樣年老的人,都會想起自己的家。這種無主孤魂的日子,只有到她的親人回來後,才能解決。

「阿姑,你的親人還沒有回來的話,你就跟我走吧,總好過天天在遊蕩。」

「不,我兒子他們,重陽就會回來。」

「好吧,清明的時候,你也是這樣跟我說的。」一個外形奇怪的傢伙說。

「不,他只是疫情關係,回不了來。」

「你有信心就好,不顧老人家的人,我看多了,有些人,一等就是十年,有的甚至幾十年。」

「不會的,我的兒子很孝順。」

「其實,疫情之後,澳門早就可以回來。」

「你不懂的,他們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,但我確信,他們重陽會回來。」蘭姑肯定地說。

「那,好吧,祝你好運。」

蘭姑接受了對方的祝福,看了看自己的手錶,馬上想起了自己的家在何處,立刻加快腳步回去。他知道,兒子他們很快就會回來。而事實,正如她所料,兒子和媳婦、孫兒、曾孫們,都已站在了家中門口。

「阿建!」蘭姑喜悅地大聲叫著她兒子的名字,但不知道是許久沒有東西下肚,沒有氣力的緣故,還是其他原因,她的兒子彷彿沒有聽到母親的叫喊一樣。

「阿媽,我現在帶你去見老爺子了。」她看到她的大兒子,雙手抱著一個大瓶,接著一隊親人跟了他上車。

難得看到自己親人的蘭姑,也顧不了是甚麼的一回事,立刻跟著上車,她偷偷坐在她長孫的身旁,看著他帶點愁容的樣子,用手掃了掃他的頭髮,說:「有甚麼不開心,就跟我說,好不好?」

雖然長孫沒有回答她,但她知道,長孫在不開心的時間,都是喜歡一個人在傷心,不願跟別人分享。

「阿媽,下車了。」她的長子叫了一聲時,她才發現,原來兒子是知道自己在車上的。

「來了。」蘭姑下車時,才發現,原來自已經到了自己的村裡,她年輕,與愛人一起生活的地方,她看著親人們爬了上山,把那瓶東西埋在地下,突然間竟然看到了與自己陰陽相隔多年的老公,出現在她的眼前。

「阿蘭,你也來了,太好了,我們終於可以相聚。」她的老公說。

「這……這……你怎會在這?」

「等下我們回家你就明白,來吧,孫兒給你敬酒,快來喝些。」

蘭姑接著拿起了酒杯,一喝而盡,喝得大醉,接著聽到兒媳在說:「阿媽,過年後因為疫情不能為你安葬,現在你好好和老爺子天長地久,來吧,我帶你出澳門,到時候,你想去住甚麼地方都可以。」

(完)

(互聯網圖片)


澳闻,www.8843.cc值得托付。

https://www.889287.com/shenghuo/2021/03_18_101.html